烟花巷末,已无意中人堪寻访==黄毛岁月竹马篇

虞姬与乌骓 发表于 2005-03-02 14:56:00 | 只看该作者
99 2772
  昨夜的失眠和从前那些失眠的夜一样,让我想起了一些人来。往事就在心底,走的并不远,刚好可以在我需要的时候给我温暖。。。。
      
       一时冲动,用了一早上的时间来码这样的粗糙文字,但愿我的竹马们会原谅我,原谅我的不讲究,原谅我不能行文流水,原谅我只有在这样脚踏虚空的时候才又想起记忆里的他们。。。。
      
       我的竹马们,你们都还好吗?仅以此帖,惦念我和我竹马们的黄毛岁月。
       -----题记
  *********************************************************       
       荷叶.莲花.藕
      
       这是1978年林凤娇主演的片子,估计是没有多少人记得,但就算仅从片名上看,剧情也一点不难分析。那年那月,我们是否也算是荷叶莲花藕呢?
      
       我出生在嘉陵江畔,父母都是知青,我属于他们在陕南献了青春之后献的子孙。那个年月跟着父母的孩子并不很多,可能是因为更多知青把孩子留在了农村或是交给了在城里的父母,总之,我的印象里我们托儿所的孩子是很少滴,似乎只有我们和几个还只会喝奶的毛头。那时候能在我们铁路托儿所里做阿姨的基本都是当时的铁路家属,虽然不是很专业的教师队伍,但是几乎每个阿姨都对带几个甚至十几个孩子轻车熟路。那时的托儿所不管饭,但是有一顿10点左右的加餐,一般就是粥,会要求家长送来糖或者咸菜。每天阿姨会很负责地询问你到底是需要放糖还是咸菜,根据你的答案拿出贴有你名字的大罐头瓶,适量地取些供你享用。(那时候好像没用冰箱,不知道那些咸菜的保质期是不是真的那么长。通常父母都用硕大的瓶子来装,可见父母也都是很懒地。)那天照例,阿姨又问到我“墨儿,你要咸菜还是加糖”我很负责的想了想说“我都想要。”阿姨对我很客气,诱导我说:“不能都要,两个一起吃会变成黄头发。”语音未落,竹马一站起来大声说:“阿姨,我就喜欢她黄头发。”我推搡了他一把,于是竹马二站出来补充:“阿姨,她什么头发我都喜欢。”竹马一推搡了他一把。
      
       那个时期我父母都很忙,妈妈在手术室,常常在电影院也会被大喇叭招呼走,把警车驶到某个地方抓人的镜头换成救护车就是那年头我对母亲工作的第一认识。爸爸是管火车上面那条线的,于是终日有不停的事故出现,什么滑坡,什么塌方似乎都会导致爸爸不能回家,让我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见到他。能不能见到父母比起有没有人接我回家给我吃饭就显然是个小问题了,那时候的我格外乖巧,我根本不会和阿姨一般望眼欲穿,通常只要是就剩下我还没被接走的情况发生,我就知道今天一定又有哪里出了事故,并且一定有人的肚肚还在手术台上敞着口。这个时候我通常会这样说,以致那成为我童年的经典语录,被无数个阿姨口口相传“阿姨,你带我去你家好吗?我吃的可少了,我只吃一碗饭。”那段日子,幸亏有这些好心的阿姨。两竹马每每会要求留下来陪我,带着他们两去阿姨家蹭饭,我当然还是心有不忍,毕竟他们吃的比我多,阿姨于我有恩,我怎能引狼入室?可是肚饿的感觉也不怎么好,忘记是谁提议的,我们把猎食目标转向了那些小毛头,小毛头们都还吃奶,每天中午是不接走的,会有一个阿姨在对面的房间里值班,听到哭声就会出来查看。每个小毛头都有奶瓶,中午的进餐时间,奶瓶会被他们叼在嘴里,只要进去的时间合适,我们三个吃饱又不被发现是没有问题的。这个做法其实我试过多次,每次都顺利得手,可这两个竹马总是很直肠子,他们只会逮着一个毛头的奶瓶猛灌,直至空无一滴才咋吧着嘴把空瓶塞给宝宝,那些小毛头那里就那么善罢甘休,他们吐出沾有两竹马口水的奶嘴,哇哇大哭。。。。。。
      
       我们顺利带上了红领巾,有天课后我决定不浪费满地的梧桐花,据说那里有很甜的花蜜。竹马二为了满足佳人口舌之欲,忙着收集了一堆给我,自己半点也未染指。我小小地享受了一下,很甜,我不敢确定竹马二是否受了我那个和蜜一般甜的微笑鼓励,但那天的桐花的确很多。竹马一很快赶来,一把把竹马二推翻在地,怒吼到:“吃这个要死人的。”晴天霹雳,当时我那里知道什么乐极生悲的道理,只是想就是甜了数下,便要用命来交换,实在是太不能释怀了,当即席地大放悲声,两竹马一时都没有了主意,大约也想了想我不在人世之后的种种,两人一左一右,一起暗自垂泪,我们三人的哭泣招来了很多人,上课玲响后,教室空无一人,我班里的同学都在走廊上哭的不亦乐乎。。。。。。
    
     竹马一在三年级的时候被省游泳队选走,去了临潼训练,就是田亮训练的那个地方。不过事实证明田亮红了,竹马一却不得不退役,他的身体不再适合水里的生活,或者竹马一需要的是那个江畔。。。。。。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沙发
发表于 2005-03-02 14:57:00 | 只看该作者
   竹马一离开后,竹马二和我一起生活了很多年,因为我们两都没有留过级,当然也都没有跳级。那年的春天我们两之间发生了一件谁都始料未即的大事件。那年春天班里来了一个会画素描的小子,春游的时候竹马二大致感到了他对自己地位的威胁,每每向人家发难,我当然不满的很,于是故意不去理会他,那天我正和别人赌气,他偏来和我套近乎,当下怒从心头起,我一把就给他推了出去,那时都还用的长条板凳,他脚下一个不稳,鼻梁结实滴磕在板凳上,同学都围了上来,我多少有些不忍,急忙去扶,眼见鼻梁上有道白色裂开的口子,突然就有红色液体奔涌而出,说时迟那时快,我掏出手绢迅速捂住出血处,念念有词地说:“没事没事,划破点皮。”他看着我很诚恳的点点头,不点头还好,这一点头,我手绢一松,红色液体顿时满面。。。。。。竹马二很坚强,我确实已经没有了主意,我现在都想不起是谁把他送到医院里的。那天剩下的课我脑子都一片空白,我其实不是担心竹马二的鼻子,我担心的是我的屁股,直到一个十分相熟的老师说:“墨儿,你专心听讲,你都把人家弄破相了,你准备给人家做媳妇吧。”这话对我来说显然比屁股更值得担心。
  
   当晚我就去医院看他,他小脸蜡黄,被缠着纱布,靠在床上打着点滴,他的父母哥哥,我的父母都在床边窃窃私语,于我来看,他们的私语定然与我要给他作媳妇有关。在他们的要求下,我坦忑着给他念了一本小人书,似乎是被缚的晋罗米修四,我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我念完后,他又给我讲了一遍,大概看出我心不在焉,他说困了要睡,走的时候我和他哥哥先出了病房,竹马二的哥哥安慰我“墨儿别怕哥知道你不是故意地,都是他自己不小心,你要是那样推我,我保准没事。”遇到这样善解人意的大哥,我热泪满框阿“可是他们说要让我给他做媳妇。”竹马二的哥哥握拳向我许诺:“不会的,他要敢这样我就揍他。”我立即破涕而笑。事后竹马二的鼻梁上确实留下了关于我的印记,但是不知是大哥的恐吓起了作用还是竹马二压根没这个念头,从我坦忑地担心开始到事后的十多年,我都没听过谁亲口对我说要我做他的媳妇。
    
     竹马二也在不久后举家迁往兰州,从此在无联系,上高中时听闻竹马二的哥哥在技校学习时因为失手弄出了人命,我闻讯甚是伤感,那是个多好的大哥阿。竹马二现在想必还在兰州,或许也已经娶妻生子,不知道是否还有时会照着镜子记恨当年的那个我。(如果有幸,竹马二也能看到这篇帖子,或者你以为和竹马二的际遇有几分相似,请注意自己是不是姓马。)
    
     和竹马一的重逢在成年之后。我和母亲终于也返回了西安,一天,放学时足球队的队长找到我班,“你认识小琦?”“恩”“你是他女朋友?”“谁是他女朋友阿!”“那他说你是他女朋友?”“我是他姐!!!”队长不由分说的拉着我,球队训练室,那个午后的阳光绝对不及他脸上的笑容灿烂,我们很自然地拥抱,竹马一抚摸着我的头发喃喃地说:“好了好了,我这不是来看你了吗。”我听见队长在一旁说“刚才还说不是你女朋友呢。”
  
  竹马一并非专程为我而来,他的妈妈癌症晚期,他们和我母亲取得了联系,要来我母亲就职的那个疗养院度过最后的时光。那些日子竹马一和他的姐姐萎靡不振,竹马一的妈妈常在麻醉药之后的片刻幸福时光里拉我的手。我坚信如果你看到了一个男人最萎靡的时光,你就应该远离他,直到他重新振作起来。。。。。。我和竹马一又失去了联络,我坚信想要找我的时候他一定能够,果不其然,工作后的某一天,朋友给我一个号码说有人找我,我立时断定,电话那头等着我的定然是竹马。那时我和竹马都有自己的男女朋友,我们的单独见面在竹马开的酒吧里,有话又无话,我们不约而同的回忆,回忆那段黄毛岁月,回忆荷叶莲花藕的日子。
    
     我不爱竹马们,竹马们也不爱我,我们都只是彼此黄毛时期的一个代号,一个让人想起就温暖和宽慰的代号。童年不在,青年时的我们太浮躁,太忙碌,又何尝会想的起那么遥远而虚无的竹马来,如今我开始老去,烟花巷末,已无意中人堪寻访。。。。。。
   

板凳
发表于 2005-03-02 15:16:00 | 只看该作者
  写得真好啊墨儿,好温柔的文字好温情的岁月,看得我心里暖暖的酸酸的。
#3
发表于 2005-03-02 15:17:00 | 只看该作者
  还喜欢你的贴图和音乐
#4
发表于 2005-03-02 15:27:00 | 只看该作者
  这音乐常让我想要想起很多人很多事
  
  也常常让我对很多人心存感激和抱歉
  
  这个贴图要感谢落舫了,偷他滴:)
#5
发表于 2005-03-02 15:31:00 | 只看该作者
  烟花巷末,已无意中人堪寻访。。。。。。
#6
发表于 2005-03-02 15:38:00 | 只看该作者
  嘉陵江??哈哈,我们曾经共饮条江哦:))))
#7
发表于 2005-03-02 15:39:00 | 只看该作者
  墨儿,这个也应该算是惊蛰了吧???
  音乐听不到:(
#8
发表于 2005-03-02 15:40:00 | 只看该作者
  不知道是哪个黄昏,哪阵微风吹醒了我的思念……
#9
发表于 2005-03-02 15:46:00 | 只看该作者
  8算惊蜇:))
  
  这个是临时写成这样了
  
  最近在写墨儿爱家之===爸爸、妈妈等等
  
  临时跑题,加上失眠就成这样乐
  
  既然写了就表浪费:)
  
  反正我素挺感动滴
  
  恩,你和我一样,不过别人能听到好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加入我们,

发现生活更美好...

立即注册

如果您已拥有本站账户,则可

天奕电商论坛

© 2017-2018 znzkb.cn

返回顶部